昨天,南京大屠殺國家公祭活動結束後,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參加公祭的10位大屠殺幸存者進行了短暫座談。他與老人們一一握手,並聽取幾位幸存者講述77年前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故事。慘遭屠戮的日子雖已遠去,但血腥的一幕仍無法忘卻。老人們的故事不知講了多少回,回迴流著血淚。
  京華時報記者採訪多位參加公祭的幸存者,老人們說得最多的就是:“不能忘記歷史,得把發生在我們身上的苦告訴孩子們。”
  京華時報記者黃海蕾 發自南京
  姚秀英83歲

  親人中彈後被日軍戳腹
  昨天,姚秀英參加公祭活動回來,坐在賓館大廳里,沉默不語。直到記者主動與她說話,姚秀英說:“我想讓年輕人都知道那些事!”
  1937年,日本人進城。姚秀英6歲,原本躲在郊區簡易棚子里的村民轉到地下防空洞,當時洞內藏有七八十人。日本兵把他們堵在洞里,用機槍不停掃射。姚秀英記不清打了多久,她被一排排倒下的大人壓在身下,免於一死。此外,藏在防空洞門後的幾個人活了下來,其中有她的爸爸。最終整個防空洞里幸存10人左右。她的媽媽以及另外3個孩子都在這次掃射中喪生。奶奶也還在。
  天黑後,日本兵走了,父親把姚秀英從死人堆中拖出來,又把家人的屍體拖到住處。爺爺雖然不在防空洞內,但也遭到日軍的槍擊,胸部中彈。
  次日,日本兵又來掃蕩,爸爸和奶奶要抬著爺爺一起逃跑,但是逃不掉,爺爺無論如何不讓爸爸抬。姚秀英和爸爸、奶奶趕緊躲藏在屋後側的坑內。日本兵看見奄奄一息的爺爺,舉起刺刀就朝肚子上刺了一刀,把腸子都挑了出來。
  姚秀英老人的身體不如前幾年了,想想那些慘遭殺戮的日子,在眼前一排排倒下的村民,一輩子都留在她腦海裡。她幾乎承受不住心理壓力,但她說還要再好好活幾年,讓後人能聽她講這些事情。
  阮定東77歲

  捨身護孫兒爺爺遭刀刺
  日軍在南京進行瘋狂的屠殺時,阮定東尚在襁褓中,只有7個月大。如果不是爺爺,阮定東早已慘死在日本人的軍刀下。
  那是在南京城淪陷前幾日,日軍已經進入城內開始燒殺暴行。阮定東家中有6口人,父母兩人,加上爺爺,還有兩個哥哥。聽到日本人要來的消息,村民們拉家帶口就往江邊燕子磯方向逃,希望渡江後找到安身之所。
  兩個哥哥跑得快,跟著父母走在前面,阮定東被爺爺抱著走在後面。“走到江邊時,日本鬼子追了上來,對著爺爺的背刺了幾刀,我爺爺抱著我,把我壓在身底下一動不動,鬼子以為他死了就走了。”阮定東說,後來爺爺忍著疼抱著他爬到船上,讓船上的人捎信給已經過江的父母。
  父親得知消息,趕緊趕回來,把爺爺抬回家中,但是三天之後爺爺便離開人世。父親告訴阮定東:“虧得你爺爺,你要記住你爺爺一輩子。”
  如今,阮定東77歲,有了孫子,孫子很喜歡他。老師讓以“我的xx”寫作文,孫子寫了“我的爺爺”。阮定東老人看著孫子的作文,淚流滿面,抱著孫子說:“孩子,你知道嗎?我也想念我的爺爺呀!我的爺爺更愛我,他用他的生命愛護我。”
  講到這裡,阮定東老人的眼紅了。他說爺爺的名字叫阮家田,“就在紀念館哭牆的最後幾行,我常去看爺爺。”
  夏淑琴85歲

  失7位親人她被歷史銘記
  昨天,國家公祭儀式上,國家主席習近平為國家公祭鼎揭幕,站在總書記身旁的,是85歲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代表夏淑琴和一名8歲兒童。
  1937年12月13日,日軍闖入夏淑琴家,殺害了她7位親人,僅剩下她和4歲的妹妹。她躲在被窩裡,被日軍刺了一刀後便昏了過去。醒來後,靠家裡的米和炒麵,她和妹妹苦挨了14天。“白天不敢出來,晚上找吃的,一天就吃一頓。”夏淑琴姐倆守著一家7口人的屍體過了半月,直到第15天,鄰居一位老人發現了她和妹妹,當時夏淑琴的傷口已經化膿。
  也許是天意,不幸的夏淑琴被歷史選中。時任國際紅十字會南京委員會主席的美國牧師約翰·馬吉用一架16毫米的攝影機記錄下了日軍瘋狂屠城的情景,片中就有夏淑琴的鏡頭,當時她還是個8歲的姑娘。馬吉牧師拍下了收屍隊收她家人屍體的鏡頭。
  1994年8月,夏淑琴以戰後第一個到日本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的身份參加日本民間組織的和平集會,嚮日本民眾痛述親身經歷,披露了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真相。當時一位老年男性突然跪在她面前向她道歉,並說他的父親曾在戰場上殺過兩個中國人。
  對於夏淑琴老人來說,那些事情早已過去,今年12月11日晚,她的重孫子出生了。公祭日上,她還惦念著自己的重孫子。她說,歷史不能忘記,應該讓他們知道。銘記我們的這段歷史,相信他們的生活會越來越好。
  王義隆91歲

  頭上仍留有軍刀砍的疤痕
  1937年,王義隆一家在建業路開燒餅鋪。當年8月開始,日軍飛機不加區分地對南京進行狂轟濫炸,平民死傷慘重,距離他家不遠的八府塘,因為臨近中華門,成為日軍的重要轟炸目標。
  王義隆老人告訴記者,日軍飛機投炸彈,炸死幾十個老百姓,“出來了臉上全是灰,沒有個人樣子。”南京淪陷後,王義隆一家人逃到鼓樓附近的難民營。在逃跑前,王義隆目睹了鄰居兩位朱姓兄弟被日本人殺害。“我親眼看到他們被打死,哥哥跑的時候經過兄弟家的米店,他就喊了一聲‘兄弟’,日本人甩起來一槍,他就死了。他兄弟跑出來,結果日本人又一槍,弟弟也死了。”
  難民營的日子也不好過,糧食不夠吃。王義隆出去買米,結果被日本人發現,日本兵用軍刀連刀帶鞘砍在王義隆頭上。至今,王義隆頭上仍留著那一刀所造成的疤痕。在進入難民營之前,王義隆六十多歲的外公被日本人活活燒死。當時外公躲在舅舅家的防空洞里,日本人聽到他外公在裡面一哼,不知道是什麼人,就將油倒了進去,點火把他燒死了。
  局勢稍微穩定,全家再回到建業路,才發現賴以為生的燒餅鋪已經被日軍燒毀。“我挺恨日本人的,燒殺搶掠,毀了我們的家。”王義隆老人說,時隔那麼多年,他還是會經常給孩子講這些事。“應該教育孩子,不能忘記歷史,不能忘了我們這輩兒人受的苦。”
(原標題:“把我們受的苦告訴孩子們”)
創作者介紹

1205

tj73tjqs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